Digital divide

From LemonWiki共筆
Jump to: navigation, search

數位落差(Digital Divide)

定義[edit]

查字典

  • 一般定義:是否容易取得利用(access)網路資源?
由於資訊和通訊科技突飛猛進的發展下,人類相互溝通已跨越了時空、距離的限制,資訊素養與應用能力成為現代人必備的基本智能,只要能掌握及運用資訊及通訊科技所帶來的機會,便能進一步改善生活素質與社經環境;然而因性別、種族、階級或居住地理區域等社經背景的不同,造成了接觸資訊與通訊科技的機會不同,使得台灣資訊社會產生了不平等現象,此即所謂的「數位落差」(digital divide)。(資料出處:減少數位落差入口網站
  • World Wide Words 則提到英國在2001年更改了美國90年代中期提出的定義,改為人們是否能夠承擔或者願意購買電視機(或相似的收音機),可以接收無線頻道的訊息。

解決方案的架構[edit]

  1. laptop (如平價/低價電腦,例: One Laptop per Child(OLPC)計畫, ASUS Eee PC, Intel Classmate PC)
  2. network access (網路連線能力、網路基礎架構)
  3. open content & information literacy (內容與瞭解內容的基本訓練): 在網路上搜尋資料,需要基本的Chinese literacy(中文語言能力)、English literacy(英文語言能力)、Geography literacy(地理能力)等的基本訓練來閱讀內容。


Inspired by 劉炯朗院士的談話(20071020 面對大師-與網路之父Vinton G. Cerf世代對談會)

相關概念[edit]

資訊不對稱(資訊不對等, asymmetric information)、城鄉差距

現實困難[edit]

  1. 儘管學校有網路/視聽教室,但是因為後續的教育經費不足,壓縮到維修經費,校方決定停用。
  2. 非洲國家缺乏基礎電信建設,使得電力輸出不穩定,與資訊化技術時代隔離。摘錄:《千禧年之終結》第二章。(ISBN:957-8221-57-6)唐山出版。
  3. 企業界捐助原住民部落電腦設備,或者願意提供網路連線經費,但是學生的書寫能力不足,缺乏資料分析能力,反而無助於原住民部落文化。
  4. 「微軟首席研究員danah boyd指出的,今天大多數的正規教育其實並不重視數位能力,因為『大人們』往往認為青少年先天都很瞭解科技。這造成的問題是,對於窮人家的孩子來說,他們其實不若富人子弟有其他學習的資源與管道,因此當正規教育文化並不認為數位識讀是需要『教』的時候,他們根本沒有機會學。」[1][2]

哪些機構在關心這個問題[edit]

服務下線 / 停止營運

相關資料[edit]

  • 夏曉鵑,2003, 〈實踐式研究的在地實踐:以「外籍新娘識字班」為例〉,《台灣社會研究季刊》,第四十九期。
  • 吳美雲(釋自淳),2001, 〈識字教育作為一個「賦權」運動:以「外籍新娘生活適應輔導班」為例探討〉, search...
到目前為止,政府還沒有勇氣公佈學力測驗結果的城鄉差距。我常常看到政府派人到歐美去考察教育,他們為什麼不派人去看看鄉下孩子的程度呢?(2002/6/12)
憲法規定民眾有受教育的權利。當世界各國談將國家競爭力與識字率相提並論的同時,我們的教育部長拒絕思考識字率的問題,並將之推給內政部,這是怎樣的落伍與保守心態? 1994 年到 1998 年經濟合作發展組織(OECD)國家進行三次全球識字調查,基於多向度的識字標準(文書、檔案和數量性識字),美國承認其 16 歲以上人口中有將近 3000 萬人有嚴重的識字需求;加拿大則承認 38% 國民必須接受識字教育。澳洲則承認其國民 45% 有功能性識字問題,目前全國各階層民眾在網站上正就識字教育熱烈展開辯論。...(2003.10.27)
... 當我們訴說著「數位生活」的時候,並非單單祇是在描述一種數位設備的使用而已,我們是在概括承載著某一個樣子的想像與習慣,是一種生活步調、價值觀、與文化。因為人們對於事物價值的評斷,無可避免的參酌於可能性與否,或說「機會成本」;不同的事物交織而成的生活中,也會因此而形成一種步調,反映出這種對事情先後輕重的價值觀。於是,我必須說,看待或討論所謂的「數位落差」時,其實也是相同的一件事:數位落差絕非表面上那樣,祇是工具的普及差異。...
...在所閱讀的對數位落差的研究報告與各種縮短數位落差的政策中,我們是否已經有了某種先入為主的概念。擁有數位科技並且具備操控能力,是一個優勢,歸類資訊富人與資訊窮人其實是一種高低的劃分。我們真的知道她們要甚麼嗎?還是我們祇是一廂情願地認為「每個人都應該要有?」...
  • 突尼斯承諾 (Tunis Commitment) - 資訊社會世界高峰會議(World Summit on the Information Society, 16-18 November 2005, Tunis) 提到資訊近用 (access to information)以及知識分享 (sharing of knowledge) 對於強化經濟、社會與文化發展,有非常顯著的幫助。而這樣的目標,需要致力推動全體(universal) 、普遍 (ubiquitous)、公平 (equitable) 以及可負擔 (affordable) 的資訊近用。同時,也再次重申需要鼓勵及促進協同合作開發,以及自由/開放源碼軟體的發展,特別在教育、科學以及數位涵括 (digital inclusion) 的計畫當中。 via Open Foundry 開放鑄造場電子報 第 50 期
  • 多層次數位落差_柔韧的原乡_在线教育资讯 - powered by X-Space (2007) 數位落差是有很多階層和維度的,很多達官貴人認為自己很懂網路,因為他也上過網,但那是幾年前的網路世界,跟最新的發展是有差距的,就如同幼兒搖身一變成青年,但很多人心中還是保留著那幼兒的印象,如何有效即時讓大眾了解最新的網路發展與應用服務,或許是主持國家計畫者,比提供硬體設備更重要的事。

逆向連結:

references[edit]

  1. [曹家榮 玩手機也有貧富之分?小心掉入兩個論述陷阱]
  2. “Are today’s youth digital natives?” by Danah Boyd | David Lee EdTech